当前位置:神学词汇
光 Light (Darkness) [黑暗]
选自:《圣经神学辞汇》 作者:黎加生
  • 在圣经中光明与黑暗二字多是按象征的意义而用。比如,当我们读到,“上帝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的时候,我们便知道这是一种象征的说法——一种自然而有帮助的象征;其意义乃是说,上帝是全善的,并无丝毫邪恶。这一点乃是《约壹》(一5以下)的作者所要倡言。然而这几个字照字面的意义来说,也是这作者认为正确的;上帝的本质就是光。所以经上说,天上的城——新耶路撒冷——那里“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上帝要光照他们”(启廿二5)。事实上,对于光与黑暗,以及相关联的字如书与夜不可能将其属字面和象征的意义清楚地区别出来。当圣保罗写到:“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愿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四6),因他说,“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这句话,便把这区别清楚地划分出来;可是在《路》二9说,“主的荣光四面照着他们”,这里“主的荣光”是被认为肉眼所能看见的光。同样,在《太》八12、22、13、25、30诸节中所说,“外边的黑暗里”和《彼后》二17;《犹》13节,“墨黑的幽暗”,却有属字面,又有象征的含义。

    在《旧约》中当光与黑暗用作象征的说法时,常有兴旺快乐和苦难忧伤之意,例如:“犹太人有光荣欢喜快乐而得尊贵”(斯八16);又“耶和华的日子,不是黑暗没有光明么?不是幽暗毫无光辉么?”(摩五20);又“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赛四十五6、7)。又在其他的经文中黑暗含有邪恶之意(参箴二13,“那等人舍弃真正的路,行走黑暗的道”),可是以光象征善的例子是无法寻得的。在《新约》中光与黑暗往往有象征之意,这里恕不引证,但须特别参看《林后》六14:“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然而,令人稀奇的,却是无论在《旧约》或《新约》中,很少见到黑暗仅含无知,光明仅含知识之意的。

    在《但》五11、14说但以理心中有“光明,又有聪明智慧,”这是指对神秘事的知识,乃凡人所不知的。圣保罗说,“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上帝的像”(林后四4),这里所用的“心眼”一字,翻译为“思念”当更恰当。这里大概是就理智而言。然而即在这里也离道德上的麻木的意义不太远了;参《罗》一18以下。耶稣讲论人心里的光会成为黑暗,那难以明白的话(太六23;路十一35)大概是指道德和宗教上的,而非指纯粹理智上的“黑暗”的。

    在第一世纪的宗教思想里,上帝和一切与上帝有关系的事都被看为光,而邪恶的势力和一切与邪恶有关的事都被看为黑暗。从古时太阳敬拜起,有很多影响成了这种思想,尤其是锁罗亚斯德的宗教和柏拉图的哲学。这思想的痕迹在保罗的书信中可以看见,例如《西》一12、13,“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又《弗》六12,“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意即,在基督之外,这世界是由属灵气的邪恶权势所管辖。然而这思想在四福音书和《约翰一书》里才有最清楚及最充分的陈述。上面已经提到,当《约翰一书》的作者说“神就是光”时,他是照字面的意义而说的。同时它也另含有一种更深切的意义,而非“上帝是全善”的意所能尽。这类的思想是不能以准确分析的,也不能用任何别的字来表达。而且所用的表达在逻辑上也不常是一致的。例如,《约翰一书》说上帝就是光,而《约翰福音》却说那在道里面的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4)。以后在福音书中基督宣称他自己就是世界的光(约八12,九5;请注意在十一9的“这世上的光”仅指眼所看见的光)。但单从十二35所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来看,好像这是说,基督仅在他道成肉身的生命时才是世界的光——这当然不是福音作者的意义。